少年游荡——拨云见日,即刻出发

春风行 4260 0

厦门总是下雨,至少最近一个月是这样的,我不喜欢潮湿的感觉,也不喜欢在雨天骑车。出发前常常担心下雨,担心疫情,担心学业。但是人总是能从每一件曾认为不能完成的事情中走过来,那就放一首许巍的《第三级》,拨云见日,即刻出发!

晚霞即至,树影沉睡,人声往稀,狗吠蝉鸣,我们在镇海角的一家客栈等待日出,在浅睡了四个小时后,顶着漫天星光,踏上了这片陆地的尽头-镇海角,有人说这里是“福建小垦丁”,确实,那种海岛上草原带来的风都是类似的。但比起垦丁,镇海角的清晨显得更加孤独,远离了村镇,听不到鸡鸣高亢,只得几声鸟声婉转,偶尔听到过往的船鸣了鸣汽笛,但这并不能破坏静谧,仿佛这里的所有都早已融为一体,变成了一幅画卷,慢慢展开在我们眼前。

引擎的轰鸣声像是利刃划破了黎明,山河潇潇,天光乍现,赤云镶满天,金波浮海面。太阳纵有万般能量,此刻也将温柔洒满人间

在深草中行进,对我来说是一项艰难的挑战,满地的沙石和布满露珠的草地意味着随时都有发生侧翻的风险,得益于本田CB400X轻盈的车把和良好的减震系统,外加全套的骑行装备让我战胜了内心的恐惧。

于是俩个少年并肩探险,就像这朝阳活力四射,霞光映在脸上,反射出金色的光,走的时候顺便带走了一些泥土的气息,还有初生的太阳留下的一点点余温。

如果说用金色来作为镇海角晨曦的代表色,那么午后的镇海角一定是蓝色的,而且是清湛的蓝,不带一点杂色的蓝。

在厦门很久没见过这样的天空了,晌午有一些闷热,空气中满是海蛎的味道,这才是夏天该有的样子嘛。人们忙忙碌碌,船只过往,满载着新鲜打捞上来的海鲜,老板说新到一些生蚝,我们点了些,这里的生蚝个头饱满、肉质细腻,像鸡蛋清一样嫩滑。又让老板炒了一盘海瓜子,虽然吃起来比较麻烦,但味儿不错,要不是赶路一定会喝上一瓶。

按照计划,我们即将启程去东山岛,这是我第三次来东山,第一次是在一九年,那时候还没有疫情,十几个大学同学一起骑着电动车逛遍了整个小岛。我经常说不是这里的风景吸引我,而是再次走到这里,回忆起当时的欢声笑语的那种触动。第二次是带妈妈开车来的,妈妈给予了面线糊最高的评价,我们在东山度过了美好的时光。虽然已经是第三次到访东山,依旧是十分期待,因为摩托车总能带我看到不一样的风景。

三个小时的路程很快,下午四点就到了提前定好的别墅。拉开窗帘,靠在床头,双手交叉放在脑后,两辆车安静地在外面守候,阳光透过茂密的树丛照进房间,这样的场景一定在梦里才会出现。我赶紧用相机记录下了这美丽一幕,生怕幸福感悄然而逝。

直到太阳快要落山,小镇才恢复了舒适的温度,连风都变得清凉,我们才决定出去活动一下。铜陵镇是电影《左耳》的拍摄地,它演出了一代人的回忆,包含了他们对青葱年华最美好的追忆和向往。

看到铜陵镇上穿着校服的高中生,三五成群走在马路上,或是骑着自行车相互追逐,吵闹又可爱,想到城市的初高中生活,放学坐上车两点一线地穿梭在家和学校之间,难免有些羡慕和遗憾。

还是第一次夏季来南门湾,本就不宽的沿海小路上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,店铺为了吸引生意可谓是用了五花八门的手段,只要是空的地方都布置成打卡的场地,也确实吸引了不少游客。想象一下,夏季的傍晚,微风清凉,如此景色,小酌一杯,惬意优雅。从人群中钻出来,天色已经暗淡。

舟车劳顿,回到酒店,放一首万青的《大石碎胸口》,打开花洒,刚好唱到“此刻他醉倒在洗浴中心”,钻进水流,人间蒸发!

我常常觉得命运的焦点是远方,车轮滚过的道路,成为了这命途中最美丽的点缀,看山,看雨,看独行人,不言不语都是好风景,唤天,唤梦,唤前方路,涌着爱面朝沧海。

生成海报

标签: 本田摩托车 CB400X ADV 探险摩托车 摩友故事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